老照片:1974年法国坦克在西德放羊
来源:老照片:1974年法国坦克在西德放羊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0:04:16


阿雷克西欧反而松了口气,以为这种常见感冒症状很快就能消失。但在接下来几天中,他不仅高烧不退,还开始咳嗽。

该院肺病科室主任医师米卡利斯·柯米斯(Michalis Komis)最近在接受希腊SKAI电视频道采访时也证实,阿雷克西欧确实曾经“两线作战”,而大多患者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痊愈。“我们从医多年,见过不少这样的病例,我们的判断是,如果他在(住院后)两天内能挺过来,那么就有生存下来的可能。”

他可能是3月4日去家附近一处酒吧餐馆时感染上的。而他自己怀疑,3月3日他在一辆卡车内参加的编辑软件课程也可能是原因,因为那辆卡车之前去过意大利。

用医生的话说,这种奇迹就像是“有人从雅典卫城上掉下来5次,又再一次站起来了”。

医生让阿雷克西欧服用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Kaletra和治疗疟疾的Plaquenil,还采用了其他抗生素混合疗法,直至入院后第六天,他终于开始退烧了。

阿雷克西欧在埃莱夫西斯Thriasio综合医院住院期间,受访者供图

阿雷克西欧对红星新闻回忆了自己的患病过程。3月8日,他还兴致勃勃地登上了雅典卫城,9日起床后就发现发烧38摄氏度,但没有其他症状。第二天,体温升至39度,他决定去私人诊所做些常规检查,包括验血、超声波。

谈及可能感染COVID-19病毒的原因,阿雷克西欧告诉记者,根据希腊国家公共卫生组织的追踪系统报告,

3月14日,阿雷克西欧55岁生日这天,

“我同意采用的治疗方案是实验性的,而这些药物或者其他药物、或者是病毒可能造成了现在的髋关节疼痛。”他说。